精彩小说

第十一卷海明终极考验第2710章考验王成林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等刘飞说完之后,王成林略微沉思了一下,沉声说道:“刘书记,对于您要大力整顿海明市公款吃喝以及其他三公问題的意见,我完全赞同,至于具体的措施,您看您有什么指示沒有?”

    刘飞再次充满深意的看了王成林一眼,轻轻点点头说道:“嗯,这样吧,今天下午召开一个常委协调办公会议,咱们先讨论一下到底应该如何强化我们海明市对于三公问題的管控,确保三公问題不会成为拖累我们海明市财政的一个严重制约,另外,明天下午由你们市政府牵头,召开一个全市各个机关单位一二把手参加的专題学习部署会议,另外让市委、纪委和政法委以及组织部的同志们也都派出主要人员参加一下,市委由我和秘书长杜洪波亲自过去,其他三个部委最少也得一个副书记参加,至于你们市政府的秘书长、副秘书长,作为东道主也都得参加,届时我将会做专題演讲。”

    王成林听刘飞这样说,对于刘飞插手自己市政府范围之内的事情虽然有些不太高兴,但是为了罗曼德集团的项目,他还是忍了。毕竟现在自己主要精力全都放在了这个项目上,对于整顿三公消费还是力有不殆。让刘飞插手进來就插手进來吧。想到这里,他也只能捏着鼻子点头同意了。不过好在刘飞接下來并沒有表现出要插手罗曼德集团这个项目的事情,这让他多少有些安慰,否则他真的要跟刘飞翻脸了。

    下午的常委会在三点钟准时召开。

    刘飞坐在主持席上,脸色严峻的看了一眼众人沉声说道:“各位,我想问大家一句,你们各个部门的三公消费去年是多少?有人知道准确的数据吗?”

    刘飞话音落下,很多人的脸色开始不自然起來。要说大体数字,众人是知道的,但是准确数字却还真是不知道。

    看到众人的脸色变化,刘飞狠狠一拍桌子说道:“好,既然你不说,那我替你们说,前段时间,我专门跑去审计厅查阅了一下他们对于你们各个部门的审计数据,发现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題,在某些部委和单位,下拨给你们各个机关单位的财政预算中,除了正常的工资和奖金开支之外,其他的预算中,三公消费比例最少的也占了20%,而多的甚至达到了50%,同志们啊,50%的消费用來公款吃喝、公务招待啊,这是一种什么概念。根据媒体报道,仅仅是2006年,我们华夏每年光是用來公三公消费的钱高达9000多亿元啊,如果我们按照美国“尼米兹”级别的航母造价是40亿美元计算,我们光是三公消费的钱都可以造几十艘航空母舰了,当然,这个数据的真实性无法验证,只是媒体的相对猜测,但是我说这个数据的目的只是让大家知道,三公消费到底有多么强大。大家知道去年我们海明市三公消费的仅仅是的有记录可查的总量是多少吗?28亿元!这还只是明面上的!而实际上,各个单位大多都存在着挪用各方面资金用于三公消费的习惯,而这笔钱,甚至比预算内的经费还要多,虽然沒有具体的统计,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海明市三年的三公消费数额绝对可以造一艘尼米兹级别的航空母舰,同志们啊,一艘尼米兹级的航空母舰啊,只要和我们国家现役的辽宁舰配套使用,组成两个航母战斗群,绝对可以震慑亚洲了。到那个时候美国和日本还敢像现在这么嚣张吗?如果我们稍微在节省十來年,在加上我们未來即将下水的航母,组建七八个航母战斗群,美国还敢像现在这样嚣张吗?美国为什么天天的喊着要重返亚太,想要争夺亚太地区的主导权,难道这和我们把太多的钱浪费在三公消费上就一点关系都沒有吗?如果我们海明市能够从我做起,尽可能的节省三公消费,哪怕是每年节省一半,几年下來,那可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啊!”

    刘飞说完,整个会议室内顿时便安静了下來,众人全都沉默不语。

    看到众人不说话,罗天强突然沉声说道:“刘书记,三公消费的问題不是一个阶段性的问題,而是一个持续性的问題,不仅仅是我们海明市,其他省市也都存在这样的问題,三公消费年年治理,但是年年得不到缓解,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題我们根本无法一下子就能完全治理过來,我们必须得循序渐进,通过制定各种决策來逐步缓解这种问題。”

    刘飞听罗天强这样说,脸色有些阴沉,问道:“哦,那罗天强同志,你认为明年的三公消费预算,我们海明市应该如何制定,比今年的三公预算是应该少还是应该多?”

    罗天强听到刘飞如此逼问,苦笑着说道:“刘书记,我认为只要不增加,这应该就算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吧?”

    虽然罗天强非常清楚刘飞想要听的是减少,但是他可不敢这样说,这绝对是要得罪人的事情,但是他又不能说增加,那样绝对会得罪刘飞。所以只能选择一个折中的方案。

    听罗天强这样说,刘飞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看向其他人说道,大家还有其他意见吗?”

    这时,叶冲猛的抬起头來,声音铿锵的说道:“刘书记,作为纪委书记,我对于三公问題有着十分深刻的认识,根据我的工作经验,我们在处理的很多贪官污吏,他们之所以会产生**,其中很多人都是在三公问題上大作手脚的,这是他们腐化堕落的第一步,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基础,所以他们才逐渐发展出了吃拿卡要的习惯,所以我认为在对待三公消费的问題上,我们必须要下大力气來抓。不仅要从经费预算上进行严格把控,更是应该建立各种制度來严加约束。至于三公消费的预算数额,我认为我们海明市应该从我做起,每年减少10%,一直减到一个合理的数额为止。只有如此,才能尽可能的去遏制各种**案件的发生。”

    叶冲作为纪委书记,对于三公消费中存在的**问題可谓深恶痛绝,但是他也知道,只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大范围的启动这个事情,所以他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机会。现在刘飞既然敢于对这个问題开刀,他愿意做刘飞的开路先锋。

    听到叶冲的发言,刘飞使劲的点点头,此刻的刘飞对叶冲充满了钦佩,在这种情况下敢于如此仗义执言,叶冲可谓官场中的侠客,完全无愧于纪委书记这个位置。这是海明市众多官员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铁骨铮铮。

    叶冲刚刚说完,王成林也毫不犹豫的表态了:“叶冲同志说得非常到位,叶冲同志所提议的每年减少10%的三公预算消费我完全赞同,我们海明市既然属于我们华夏对外开放的窗口之一,在有些事情上就应该做出表率作用。”

    听到王成林的表态,刘飞看向王成林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欣赏,虽然王成林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缺点,但是这位同志的立场是坚定的,心胸是开阔的,水平是足够的。只是欠缺的是超前一些的眼光,只要加以雕琢和打磨,完全可以胜任一方大员。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王成林同志,你是市长,不知道你心中有沒有一些确实加强三公消费管理的一些手段。”

    王成林听刘飞这样说,知道刘飞这是在考验自己了。他十分自信的淡淡一笑,说道:“刘书记,我认为首先,我们海明市应该建立硬性约束机制,必须要求所有各级单位的三公消费对外进行公开,对不能按时公开的单位以及存在挥霍公款造成浪费的,要进行严厉问责。过去我们海明市在治理“三公”消费效果之所以不彰,一大重要因素是惩处环节不到位。很多人害怕得罪人,不敢真正按照制定的制度去处罚。其次,我们应该以地方性法规的形式规定预算公开的内容、方式、主体、时限、说明语言等,并由各级人大对“三公”消费预算进行审定,确定细化标准,以做到通俗易懂,一目了然。目前虽然也有一些单位进行了所谓的三公消费的公开,但是这些单位公开的内容还很笼统,应该完善预算科目,细化具体项目,特别要严格限制以“其他支出”笼统化、模糊化三公支出,能列入相关细目的必须列入,不得化实为虚,化零为整。同时,公开的模式、说明等,也要做到通俗易懂;明确规定公开的时间表和每个公示周期的最后期限,防止有关部门将陈年旧账拿出來忽悠公众,或者故意拖延、拒不公布。”

    听到王成林这样说,刘飞的脸上渐渐露出一丝笑意,看來王成林这位搭档的才华还是有的。

    想到这里,不过他的思维还是不够全面,所以刘飞笑着点点头说道:“嗯,王成林同志的这两点说得非常好,我完全同意,其他同志还有好的意见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