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一卷海明终极考验第五十六章东方镇的较量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

    第五十六章东方镇的较量

    无论是重磅炸弹也好,核弹也罢。小说在重重的创伤敌人的时候,自己如果不能及时撤离的话也是要受内伤的!尤其是这个点燃炸弹的人,肯定是要受伤的!

    王庆东作为一个方国伟原来秘书,自从来到了东方镇上任副镇长之后,主管的工作就是镇里的项目办和经济办的工作。

    直南市的局势变化莫测虽然看似离这个开发区下面的东方镇很远,但政治风向还是一直的吹到了东方镇。尤其是这个刘正轩离开直南,曹启楠刚刚当上直南的代书记。整个东方镇表面看似一直在四平八稳的前进,但实际上所有的工作也都是陷入了一种观望的状态!

    东方镇党委会议室里面正在召开东方镇党委会。东方镇党委书记何平正在主持召开东方镇的党委会议。就听这个何平说道:“同志们,咱们东方镇作为开发区的最首先开发的一个镇,在开发区的也是占据了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这次市委为了贯彻省委的指示jing神,为了摘掉咱们直南环境污染倒数第二的帽子,为此,直南冶金集团公司决定把直南钢铁的主要项目冶金冷轧滚项目搬迁到咱们东方镇来。这件工作我看还是交到项目办来负责吧!”

    说完就把目光转向了王庆东,就说道:“怎么样,王副镇长你把这件工作担起来吧!”

    王庆东听到何平这样说,正要准备出声应承下来的时候,本来这也是自己到东方镇的最终目的!王庆东也就说道:“我听何书记的安排!……”

    不过就在王庆东还想接着说的时候,东方镇的镇长潘海平就说道:“何书记等一下,本来呢,我也不想说,但为了咱们东方镇以后的发展,我想我们在是否接引这个项目的上面还是必要的进行一些讨论之后,在做决定吧!不管怎么说,我们做出的决定也是要关系到东方镇四万百姓的未来,何书记你说呢!”

    听到这个镇长潘海平直接给顶回来的话,和平的目光当然一眼就看过去了,目光中当然多了一丝恨意,但还不是很明显,显然也是在克制心中的情绪,而是说道:“潘镇长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想还是当着大家的面说清楚比较好,否则的话!”说道这里也是重重的哼了一声,就接着说道:“要不然全镇的百姓还以为是我断了他们未来的希望呢!”

    何平自从这个王庆东到东方镇以后,说话也是越来越有范儿了,不过这样的重话也没有让这个潘海平退缩,这个潘海平就说说道:“何书记的话还真是严重了,这么大的一定帽子我可受用不起,我也只是就事论事,难道何书记能够保证把直南冶金搬迁到我们东方镇就能够解决直南的空气污染问题还是我们东方镇的百姓生命力强,就不怕这浑浊的空气污染了!”

    何平听了潘海平毫不犹豫的就给顶了回来,当然也是知道这个潘海平就是现在的直南市委代小说潘洋的堂哥。但王庆东的到来也让这个何平的胆气壮了不少。就说道:“如果潘镇长对市委的政策有意义的话,可以向市委反应,但是我们现在开的是镇党委会,当然按照我国现行的min zhu集中制的执政方针,再加上我们现在的镇党委会,难道潘镇长认为我们集体是一个不顾及全镇四万人民身体健康和幸福的集体吗?”

    潘海平这个时候也就用一种逼视的目光看着在做的镇党委委员,尤其是看到王庆东那略带调侃的目光之后,潘海平就说道:“关于直南冶金落户咱们东方镇的事情我也向咱们再坐的镇党委委员解释清楚了,希望大家在做决定的时候能够好好的考虑一下现在的局势,否则的话,等天空变了颜sè,再想改弦易张的话会不会为时太晚了!请大家认真考虑一下在做决定吧!”

    潘海平虽然是镇长,但是这几年来来,因为潘洋的关系,在东方镇的也是脚跟稳稳地,而且也是稳稳地压着何平一头,就是现在加上一个王庆东就想把我怎么样,简直就是做梦,这也是潘海平如此说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压下何平和王庆东两人的反攻倒算!

    王庆东就说道:“我的意见还是如此,市委领导的意见也是一定要遵循的,不然的话我们成什么了,无组织,无纪律吗?再说了,两大支柱搬迁到了我们镇,对我们镇无论是从就业还是招商等各个方面都是大有裨益的,不知道潘镇长看到这些了没有!”

    潘海平就说道:“那要,既然这样的话,我还是那句话,不能够因为眼前的一点点的政绩就辜负全镇人民的信任。要记着我们可是四万东方镇的百姓选出来的干部!”潘海平这话说的也是大义凛然。

    也可能使潘海平在东方镇的余威吧,在潘海平说完之后,其他的人还真是没有了什么动静,何平虽然是不甘,这么长时间的准备,现在却被这个潘海平一声就给震崩溃了!看着王庆东稍微有一点难堪的脸sè,何平还算平静的就说道:“既然是这样,这件事情就不讨论了,大家会后在仔细的斟酌一下吧,下面进行下一个议题。由周主任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东方镇现在的计划生育工作面临的实际问题,昨天开发区召开的乡镇干部的大会上,我们东方镇虽然在经济指标在开发区虽然占了头筹,但是我们的计划生育工作确实一个垫底的乡镇,并且范书记还在大会上点了我们东方镇的名字,通过这件事情,也是给大家提个醒,我们镇zhèng fu的ri常工作做的还是很不到位的!”说完还是斜眼看了一眼刚才说话的潘海平。

    尤其是看到丝毫不为在意的潘海平还兀自叼着烟,看着天花板一副自得的意思,心绪不免有点了起伏,也就接着说道:“周主任,你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