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七十八章靠山的代价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更新时间:2013-05-31

    第七十八章靠山的代价

    连文听到了顾新的诉说之后,就对顾新说道:“这件事情你跟李总汇报了没有!”

    顾新就说道:“李总现在可能正在开车,在高速上,我怕出什么事情就没有想李总汇报,就先向您请教了!”

    连文就说道:“你做的对!这件事情就先像这样吧,你们现在什么事情都不用做,等我的通知就行了!”

    环境办突然出现在春天煤矿的事情,背后意味着什么,连文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环境办从成立到现在一直是谁的地盘那也是不言而喻的,这件事情的源头恐怕还是在上面!

    当连文再次的来到方国伟的办公室的时候,方国伟正好放下手中的笔就对连文说道:“小连来的正好,我正有事找你!刚才这个环境办接到举报就直接奔赴那个春天煤矿去了!我也是刚刚听下面的人说起,不过他们说春天煤矿的李总不在,暂时联系不上负责人,我知道你跟李歆的关系不错,你就帮着联系一下李歆,让她回来处理一下这件事情!不然的话造成大的损失的话也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

    听着方国伟也是细细和风般的话语,连文也是感觉到后背是阵阵的发凉,自己原本看重的领导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而现在说出这样的话,还真是为自己当初的糊都感到一阵阵的感慨,不过连文也在纳闷,在明知道这个春天煤矿是李歆的产业,而这个李歆的大概背景他应该也是知道一部分的,也正因为这样,在方国伟第一次提及春天煤矿的时候,听到李歆这个名字的时候也就闭口不言了,而现在这样的背后肯定也是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想到这里,连文还是说道:“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听说李歆好像回京城了,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试着联系一下吧!至于春天煤矿的事情,我想等李歆回来后她也回主动跟市委联系的!”

    方国伟就说道:“那就好,你现在去环境办一下,看稽查组的人回来了没有,要是回来的话你把杜力给我交过来,我有事情问他!”

    连文就说道:“好的!”

    连文从方国伟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并没有急着给这个李歆打电话,也没有去环境办,而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站在窗前,手指中还夹着一根自己平常是不会拿出来抽的烟,只有自己感到无助彷徨或者累的时候才会抽上一颗以缓解一下自己的身心!

    在窗台的烟缸中多了三个烟头之后,连文也好似下定什么决心之后,就把手中最后一个烟屁股使劲的摁到了烟缸当中,就快速的出门而去了!

    而这个时候,一路疾驰的李歆也堪堪赶到了京城的家中,这是一处现在还是翠绿如茵的别墅,李歆的那辆车直接就停在了别墅的门口,正当李歆急步匆匆的往别墅里去的时候,就看到别墅的房门被人从里面给推开了,一个穿着围裙,佣人打扮的中年妇女就上来对李歆说道:“小姐回来了,先生和太太正在客厅等你回来呢!”

    李歆明显就是一愣,就说道:“不是说爷爷病了吗,他们怎么还有心情在家中闲坐呢!”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李歆还是几步就来到了客厅当中,正好跟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的爸妈对视了一眼之后,就大概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稍微有点震惊的李歆,李歆的父亲李庆祥端坐在那里没有动,李歆的母亲韩文雅也是一脸一阴沉的就说道:“小歆,你这段时间都干什么去了,总要跟家里有个一个交代吧!”

    “我已经23岁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需要你们管!”

    “你是我们的女儿,我就应该管,不要以为你从家里把你的股份都抽走了,我们就管不了你了,我管你不是因为在家里的股份,而是因为你是我们的闺女,否则的话,要是别人家的事情,我才懒得管呢!”

    “我在郑重的说明一件事情,我已经长大了,我从家族里把我的股份提前提取出来,也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就算以后我真的需要靠跟别人打工,靠工资过日子的话我也就认了,不会麻烦你们的!”李歆说着说着就跟韩文雅顶起牛来了,也是犟劲上来。

    在这个时候,李歆的父亲李庆祥就说话道:“文雅你和小歆就少说两句,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非要吵!小歆,你也过来,做爸爸这边,爸爸有两句话跟你说!”说完就一指身边的沙发说道。

    看到爸爸那张慈爱的脸庞,李歆也是心中一软,李庆祥无疑对李歆是极具影响力,不说别的,就说李歆能够从家族当中把自己的股份提前提取出来,也正因为这样,李庆祥在李歆的心中还是极为尊重的!李歆的心中一软还是做到了李庆祥的身边,对李庆祥说道:“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庆祥就说道:“爸爸问你,你从家族里面把你的女儿基金提前提取出来到底是投到了那里了!”

    李歆也很光棍,就说道:“我把资金都投到了直南了,我觉得现在是一个机会!”

    李庆祥没有在纠缠这个问题,而是说道:“你是怎么认识连文的!”

    “连文,其实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之下认识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的人就敢这样,你知不知道,家里人为你操碎了心,再说你了,你知道什么啊,你在英国这么长时间,你知不知道这个连文在京城里面是个什么名声,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不知道!”

    听到母亲韩文雅这样说,李歆就说道:“虽然我在英国待了几年的时间,一回国也就听到过姑妈和表妹连珏他们在再说这个连文的坏话,但和可心到直南之后,我见到的连文怎么和你们说的都不一样,我在国外也选修过心里学,知道这个连文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我有自己的判断力!”

    听到李歆这样的话,韩文雅也是有点着急,就说道:“你自己的判断力,难道我和你爸爸会害你不成,难道你姑姑和你表妹会害你不成,你这段时间就那里也不要去了,就在家里待着,等你真正想明白了你在出去!”说完就看了一眼兀自还想解释一下的李庆祥。别看李庆祥在外面是多么的叱诧风云,但是在家中,面对自己的独女的时候,还是感觉有那么一点力不从心!看到这个时候韩文雅向自己招手,也就站了起来,就说道:“小歆啊,你妈妈说的也不无道理,你也好好的想想吧!等你真的想明白了,我们也不会在干涉你的!”说完之后,准备往外走的李庆祥就站住了脚步,就对李歆说道:“至于你那个在直南所谓的投资,虽然你离开的时候派人监管着呢,我也是会密切的关注的!不会让你有多什么多大的损失的!”

    听到爸爸这样说,李歆也就完全明白了似得,就知道说道:“爸爸,你!”

    “你什么你,我们这都是为了你好!你现在就回你的房间,你也认真考虑一下你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情,什么时候想明白的话你就跟我和你爸爸说,什么时候才能够出这个院子,否则的话你就不要出门了!”韩文雅就说道。

    看到爸妈这样子,李歆也就知道事情到了现在也只有抗争的份了,否则的话自己的初恋也是要夭折的!李歆就说道:“我也不跟你们争论那么多了,我只是再说一句话,那就是你们现在也就可以派人到直南去调查一下,看看这个连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们光听凭姑姑他们一家这样说,你们就听凭他们的一面之词……”

    “好了,你现在也不要说那么多了,等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说吧!”韩文雅还是说道!

    “好,连文的事情可以先放一下,刚才听爸爸的意思是说我在直南的投资!”

    “这个你可以放心,你爸爸会让人把你的投资都给带回来的!”

    事情在回到直南,在范成龙的别院的大厅里面坐着几个人,范成龙就对范国斌说道:“我说哥,你说的这是到底准不准啊!”

    “那还有不准的事情,别看现在方某人上台了,虽不能说他是一个无根之萍吧,但是在直南也是不他想怎么样就能够怎么样的,想要干成点事情没有人支持怎么能够行呢,我们在直南经营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不是白给的不是,要不他也不会一上台就向我们示好的!”

    “不过哥,说句话你也别不爱听,这次虽然能够拿回春天煤矿,但是你说这个龚鑫是不是有点太黑了,他一个人就想要四成的分子,是不是…..”

    “住嘴!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这么大了,还用我教你不成,祸从口出的道理你不懂吗!”听到范国斌这样的训斥,范成龙虽然不服,但是还是接着说道:“就算不说这个,你看看董建他们一伙,不管是以前的刘正轩还是曹启楠甚至到了现在的方国伟还不是谁也动不了他们,他们还是一样逍遥自在,那像我们似得,前段时间恨不得把我们整死,你说说还不是因为我们没有靠山,不过现在看来找个靠山的代价也是太大了一点吧!”